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京三十三团在京知青联谊会的博客

我们毫无愧色地说: 我们把青春贡献给了那片可爱的土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屯垦戍边的年代(一)  

2015-06-02 08:38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该说我想说我要说

    我是谁,以前真还没细想过。前一阵子在《我是河南人(故乡行------)》中,简单说过,我出身贫贱低微、一生平凡简单。不管多麽微不足道,我还真得先说说我是谁。

    本人是黑龙江国营农场的“农二代” 出生在贫穷的豫东农村,1958年跟着随部队整建制转业的父亲到854农场,并在854农场上学到高中一年级,1966年“文革”开始时停学就业,至1979年离开农场。这其中经历了农场的早期开发建设;经历了建设兵团“屯垦戍边”的十年;曾参加了修筑“二抚战备公路”的战斗;1970年兵团组建两个兵团直属的“战备值班团”  我有幸成为“炮兵团”(63团)的一员;在“炮团”的前两年(1970、1971年)里,参加了在佳木斯市西郊山区的兵团“三线建设”  修建战备坑道的国防施工;参加了浩良河兵团化肥厂的建设;特别是亲历了1971年林彪仓皇出逃的“9-13事件”时,我们“炮团”三营(高炮营)奉命执行守卫佳木斯松花江大桥的“一级战备任务”时,惊心动魄的情景。1972年,中苏关系缓和后,63团没了“战备值班任务” 极不情愿地接手了17团转建普阳河而留下的汤源农场的地盘,转向了农业生产。编制也划归了二师,取消了兵团直属。1977年下半年至1979年,我亲历了百万知青风起云涌般的返城浪潮,以及由此而突然造成的农场在人才、技术、劳动力等方面的空白。1979年,因为我娶了个天津姑娘,随机而遇地“混”进了天津市,开始了我后半生的城市挣扎(关于我戏剧性的“混”进天津市和以后在城市里的挣扎,以后再说)

    在这20年里,我不敢说自己见证了甚麽,但我确实见到了这段历史中部分令人震撼、令人惊奇、令人感叹、令人恐怖的事件;见到了许多或幸运、或温暖、或凄美、或悲伤的人生、励志、婚恋故事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怕说不好

   说到这,感到前面说的似乎有“气吞山河”感觉,那只是书写者的情绪惯性所至。实际上,“文革”结束后,知青文学、后知青文学时期,大批知青题材的小说、回忆录、散文、诗歌、音乐、绘画大批涌现 ,我不想、也不可能超越。开博以后,我看到了数不清的专门的或相关的知青、农场、兵团的网站、博客上,题材更广泛、内容更丰富,手法更多样的博文、博诗。任凭翻找,也没甚麽“缺”可拾、“遗”可补。只能借句官话“再补充说几点吧” 也就是今后,我将把我亲身经历、亲眼所见的故事,不分时间先后、不分事件大小的慢漫说来。

    不过得先声明一点,我所写的文字,凡我亲历、亲为、亲眼所见记得起的,人,一定是真名实姓。事,一定是铁板钉钉。社会传闻,我会说明。我一开博,在《我是河南人(故乡行)》中,先把自己扒得精光,我的出身、我的经历、我的家庭、我的现状都赤裸裸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。我是觉得:一路走来,不管是辉煌还是平常,到如今,所经历的糗事已不再丢人,所经历的辉煌也不再添彩,放松心情,喜、怒、哀、乐都是享受。

    我想告知的是:我的曾经的战友、同事、上级领导多多包涵了。不管我以后在那篇文字里侵犯了您的“隐私权”  也别告我,因为我真的赔不起“精神损失费”。当然,我如果宣扬了您的“光辉业绩”,也千万别携重金登门致谢,因为我真的怕我自己会厚着脸皮收下,让你后悔。

    那些想看热闹的朋友们,也别太期待,因为这里也不会有太多的“儿童不宜”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